濱州市博瑞機械有限公司
地 址:濱州市黃河五路東外環交叉口北500米
電 話:0543-3711138
手 機:18906498822
聯系人:程博
網 址:http://www.auvixj.live

信息中心

零首付后遺癥引爆 工程機械業貸款逾期猛增調查

繼7月底玉柴重工2億元銀行貸款逾期違約后,工程機械行業的貸款風險開始逐步暴露。斗山工程機械(中國)有限公司(下稱斗山機械)公布的2013年上半年財務數據顯示,終端客戶的租賃貸款、按揭貸款的逾期本金大幅增長,而這些逾期風險有可能逐步傳導給斗山機械以及銀行。

“現在銀行對貸款盯得緊,都在擔心風險最終傳至自身。”上海一位工程機械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記者調查發現,行業風險已經開始蔓延,不少廠家正因逾期貸款被銀行告上法庭。

究其根本,上海一家銀行的風控部門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在零首付、行業低迷的綜合因素影響下,銀行貸款參與的信用銷售模式,風險、缺陷暴露無疑。

“零首付”雙刃劍

一些銀行的“總對總”按揭貸款,要求貸款金額不得超過工程機械設備購買價格的70%,單一貸款人的總額原則上不超過200萬元。“但為了爭奪客戶,很多時候都是首付不到三成,甚至零首付也很常見。”

斗山機械近期公布的2013年上半年財務數據顯示,公司營業收入32.26億元,同比下降18%;利潤總額為-1.18億元,2012年同期為-2000萬元,虧損面進一步擴大。

斗 山機械的主營業務是挖掘機、裝載機等工程機械的產銷,它在2012年也遭遇過虧損,利潤總額-0.53億元。聯合資信表示,造成斗山機械上半年利潤總額虧 損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該公司的銀行按揭、融資租賃銷售規模進一步擴大,使得終端客戶的租賃貸款、按揭貸款余額大幅增長。

同時,由于這些客戶的流動性偏緊,導致逾期的貸款本金大幅增長,從而引發計提的預計負債大幅增長。2013年上半年,斗山工程機械的營業外支出達到1.96億元,是2012全年的106.22%。

截 至2013年6月末,斗山機械為客戶還款提供擔保的銀行按揭付款模式下的貸款余額為32.42億元,逾期本金達1.14億元,但尚未達到合同回購條件。替 客戶提供擔保的融資租賃模式下的貸款余額為55.35億元,存在逾期本金達9.63億元。本報粗略計算,從逾期本金與貸款余額的占比看,按揭貸款為 3.52%,融資租賃高達17.4%。

“斗山擔保的融資租賃逾期比例已經很高了。”8月23日,一位工程機械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但這不只是一家公司的問題,現在整個行業的貸款逾期風險都很高。

“公司提供擔保的逾期貸款的本金、利息明顯持續增加,導致計提的金融保證金款增加。”聯合資信表示,因為廠家對擔保金額按照千分之五比例預提預計負債,直接影響了業績表現。

斗山機械今年也曾表示,盡管尚未出現啟動信用銷售回購事件,但一旦工程機械市場持續萎縮,大量客戶出現違約,經銷商未能履行第一擔保義務時,該公司將履行回購合同義務,相應的回購支出將大幅提高,將對正常生產經營和資金管理帶來重大不利影響。

具體哪些銀行參與斗山的按揭貸款?從2012年9月末的按揭擔保貸款數據看,其貸款余額為49.61億元。其中光大銀行就有28.50億元、交通銀行5.56億元、工商銀行3.09億元、民生銀行1億元、中國銀行1.41億元,其他銀行共10.05億元。

其中,光大銀行的貸款存在逾期本金8535.90萬元,但尚未達到合同回購條件。而截至2011年末,光大銀行貸款的逾期本金僅2974萬元。由此推測,斗山機械貸款資產的惡化情況,在2012年開始上升明顯。

事實上,光大銀行曾是工程機械行業貸款領域的佼佼者,曾率先在業內推出“總對總”工程機械按揭貸款業務,即銀行總行與工程機械制造商、經銷商簽訂協議,在全國范圍內為購買其產品的個體工商戶和私營業主提供按揭貸款業務,這種做法被稱為“光大模式”。

記者在個別銀行提供的“總對總”按揭貸款模式中看到,要求貸款金額不得超過工程機械設備購買價格的70%,單一貸款人的總額原則上不超過200萬元。“為了爭奪客戶,很多時候都是首付不到三成,甚至零首付也很常見。”上述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融資租賃擔保的風險也不容小覷。2012年9月末,斗山機械在融資租賃擔保協議下,貸款余額為61.73億元,存在逾期本金48683.30萬元。但是到了2013年6月末,貸款余額下降至55.35億元,逾期本金卻急劇上升至9.63億元。

斗 山機械主要與斗山(中國)融資租賃公司(下稱斗山融資租賃)合作,它持有后者39%的股權。而斗山融資租賃可以通過關聯方斗山(中國)投資公司發起的,委 托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管理的資金池貸款獲得資金。截至2012年9月30日,僅斗山機械提供給租賃公司的資金池貸款金額就達到7.31億元。

另外,聯合資信還表示,受下游基建、房地產行業景氣度持續低迷影響,終端客戶的現金流明顯偏緊,導致斗山機械信用銷售產生的應收賬款明顯延長,壞賬準備金增長也導致資產減值準備從2011年的0.82億元猛漲至2.92億元。

由于營業收入和銷售額下降,且應收賬款回收周期延長,斗山機械為補充營運資金,也加大對外融資力度,導致負債總額在2013年6月末達到77.96億元,比2012年末增長26%。資產負債率也從65.43%增加至70.79%,并且流動性負債占比高達91.09%。

在2013年3月份,斗山機械發行3年期的6億元中票,其中4.8億元就是用于償還短期銀行借款,1.2億元補充運營資金。所幸的是,截至2013年6月末,其從工行、建行、中國銀行等獲得78.43億元的綜合授信,未使用額度為47.33億元,尚能保證資金的籌集。

風險蔓延至銀行

工程機械廠商對銀行的直接貸款逾期違約開始出現。“回購、墊款的風控手段在個體發生風險時會比較有效,但面臨行業整體性風險時,銀行貸款風險能否轉移仍存疑問。”

事實上,其它工程機械企業自2012年以來,也開始不同程度出現下游客戶貸款逾期而導致廠家不得不支付回購款的情況。

山河智能(002097.SZ)在2013半年報中提到,只要客戶無法按合同向銀行支付按揭款,該公司就承諾墊付違約款。截至2013年6月30日止,該公司直接辦理按揭承擔有擔保責任的客戶借款余額105563.54萬元,累計墊款余額也高達35074.75萬元。

在融資租賃方面,山河智能選擇與華融租賃、交銀金融租賃合作,至2013年6月30日止租賃余額24110.91萬元,因客戶逾期導致的累計墊款就達到5541.64萬元。

山推工程機械公司在2012年末的按揭貸款余額為2.11億元,存在逾期本金461.29萬元;融資租賃余額為4.75億元,逾期本金3300萬元。

其他的工程機械龍頭企業中,徐工機械(000425.SZ)截至2012年末的按揭貸款銷售業務擔保額度是80億元,客戶按揭貸款余額為26.85億元。在應收賬款一項,因逾期而形成的按揭回購余額為1.59億元。

三一重工(600031.SH)在2012年末負有回購義務的累計按揭貸款余額為244.86億元,客戶逾期按揭款及回購款余額為19.85億元。

“回購、墊款的風控手段對于個體發生風險時會比較有效,但面臨行業整體性風險時,能否轉移銀行貸款的風險也仍存在疑問。”上海一位銀行業人士分析,事實上,工程機械廠商對銀行的直接貸款逾期違約開始不斷出現。

在 7月底,廣西玉柴機器集團(下稱玉柴集團)二級子公司玉柴重工(天津)有限公司(下稱天津重工)因資金緊張,2億元的光大銀行貸款已經逾期違約。玉柴集團 一位人士向記者表示,現在天津玉柴重工的經營有一定恢復,原先的逾期貸款也有解決方案,后面陸續到期的貸款應該不會再逾期,但他不肯透露具體解決辦法。

此外,記者了解到,徐州萬邦道路工程裝備服務股份公司(下稱萬邦股份)在今年以來不斷被銀行告上法庭,這是一家專門從事筑養路機械設備的企業。

記者調查獲悉,在2012年8月2日,萬邦股份從交通銀行徐州分行貸款2000萬元流動資金用于購買原材料,到期日為2013年2月1日。后來因為該公司的經營、財務狀況產生重大變化,導致本息并未償還。于是交行徐州分行將其告上法庭。

同樣遭遇的銀行還有江蘇銀行。在2012年2月、11月和12月,江蘇銀行徐州城東支行分別貸給萬邦股份2000萬元、1000萬元、1000萬元流動資金借款,用于購買原材料。在銀行起訴時,雖然這些貸款都尚未到期,但是銀行已經迫不及待想收回貸款。

徐州新倍力機械設備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倍力租賃)是萬邦股份的全資子公司,它也在近期被銀行不斷追債。

在2012年10月,倍力租賃向招商銀行徐州分行申請授信額度3000萬元,隨后分4筆獲得貸款,但是在上半年貸款陸續到期后,倍力租賃均未履行還款義務。于是招行在今年7月底將其告上法庭。8月23日,記者致電江蘇倍力一位負責人,想了解貸款償還進度,但對方表示不接受采訪便匆匆掛斷電話。

對于工程機械行業的貸款風險,銀行業也開始高度警惕。華夏銀行副行長黃金老近期也警告稱,銀行今年要非常警惕不良資產向工程機械等主流行業延伸。

莫尼塔在7月底對工程機械行業的調研中也發現,上游廠家已經感覺到各地銀行對于工程機械的貸款發放滯后,而某家與工程機械行業合作最多的銀行可能將再不增加對工程機械的授信。這對工程機械行業的銷售,無疑是雪上加霜。

“之前我們也做過工程機械行業貸款,后來發現風險比較大,也曾在這個行業吃了虧,所以今年基本已經退出它們的貸款。”上海一家銀行的風險監控部負責人表示。

模式缺陷

從理論上看,按揭模式、融資租賃模式并不存在很大的問題。風險點在于,過去兩年工程機械行業對下游客戶的準入門檻太低;且在信用銷售模式下,企業的應收賬款劇增,對現金流造成極大壓力。

作 為曾經的銀行“寵兒”,工程機械如何淪落這般地步?上述工程機械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導致上半年貸款逾期風險猛升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受產能過剩、經濟下 行的影響,工程機械行業陷入低迷調整期。記者了解到,2013上半年,該行業經營并不樂觀。比如挖掘機、裝載機、推土機的銷量同比分別下滑12.3%、 4.5%和7.3%。

下半年也未見明顯好轉。莫尼塔在7月底的調研中發現,行業景氣度仍在低位徘徊,調研企業并沒有太樂觀,均反映沒有看到下游需求有向上態勢。自2011年3月以來,工程機械行業已經持續低迷27個月。

二是銀行貸款參與的信用銷售模式存在缺陷。記者了解到,工程機械行業的結算模式共有4種,分別是銀行按揭貸款、全款支付、融資租賃和分期付款。

具體來說,其中分期付款是下游經銷商在設備交付前,提前支付30%的首付款,剩余部分一般在6個月、12個月或18個月內分期償還。

銀行按揭貸款的模式是,終端客戶向經銷商只需支付一定比例的貨款作為首付,然后就向銀行申請按揭貸款,銀行將資金支付給經銷商后,終端客戶即可獲得設備。在這個貸款模式中,經銷商為還款提供第一位的擔保,廠家提供第二位的回購擔保。

從斗山機械的情況看,截至2012年9月末,按揭付款客戶一般首付均為20%,按揭期限一般均在3年內。

融資租賃模式為租賃公司(多為廠家關聯公司)與經銷商攜手合作,在經銷商對終端客戶的還款能力評估通過后,租賃公司向經銷商購買設備,然后租給客戶使用,在融資租賃期限結束后,產品所有權轉移給客戶。在該模式中,同樣由經銷商為還款提供第一位擔保,廠家提供第二回購擔保。

“專業設備租賃并不像房產,在抵押物處置方面并不順暢、方便,采用回購擔保的貸款方式,也是為了轉移貸款的風險。”上述銀行業人士表示。

就行業整體看,按揭貸款、融資租賃占絕大多數。斗山機械為例,截至2013年上半年的全款銷售占比為3.52%、分期付款為6.24%、銀行按揭為41.4%、融資租賃為48.84%。

記者調查發現,在有的企業的融資租賃銷售中,銀行等金融機構也是深度參與。具體模式是,廠家與租賃公司、相關金融機構簽訂融資租賃銀企合作協議,租賃公司將其應收融資租賃款出售給金融機構,如果承租人在約定的還款期限內無法支付租金,則廠家向金融機構回購相關租賃物。

上述銀行風控負責人表示,按揭模式、融資租賃從理論上看,模式并不存在很大的問題,因為廠家承擔第二位回購責任,它們的信用、實力遠遠大于經銷商和下游客戶。

但是有兩個地方值得注意。一是過去兩年這個行業對下游客戶的準入門檻太低。眾多廠家的銷售模式頗為激進,甚至以低首付、零首付爭奪客戶。

“比 如一輛工程車的貸款,按揭期限一般在2-3年內,按照進度逐步將銀行貸款還清。但在整個基建、地產需求急劇下降的背景下,整個工程機械行業供大于求的矛盾 會顯露出來,客戶的業務收入不足償還銀行的貸款。再加上本身就是零首付,車輛在1年后也開始貶值,于是客戶發生違約的概率就很高。”該人士分析說。

五子棋教程